符號學的第一步

2014-02-01 Journal 0 Comments

昨天行來行去的目的就是去搵一本關於符號學的書。

原本想去浸會大學借書的,可惜去到發現關門大吉(1點關門!!!)
於是就走去城大門口間商務印書局去看看,到了才發現城大圖書館還開門
(真是無天理。同是大學,為何浸會大學的圖書館那麼懶…)
可是商務印書局內的書除了BBA就只有BBA…

最後超氣難下的趕緊走去誠品書局,發現了這本書剛出了新譯本。
我就二話不說買下了。這個新年假期就有Roland Barthes陪我渡過了~

其實我最想看的是《符號學帝國》,是一本作者在日本寫的關於符號學的書。
原來作者和我都覺得日本是一個奇特的民族。

無一個民族會有武士精神 — 為一個團體而犧牲剖腹的勇氣。無一個民族會注重團體多過自己。
無一個民族會因為迎合權力而去生存。

這就是日本。

順帶一提,去了誠品後才發現尼采風依然存在。
其實我一直覺得尼采的論說有很多空隙和盲點,可能因為這樣「超譯尼采」才能成功出版。
超人論可能將會變成以前的牛頓發現萬有引力那樣,變成有神論的踏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