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區廣場》 The Square

2014-06-07 Journal 1 Comment

過了六四 3天,大家是否又如常返工返學去街吃喝玩樂呢?
可是我還記得6月2日去看天邊外劇團《禁區廣場》這套劇。
六四曾發生的事情,我想每個香港人都會記得。就算忘記了,我想25週年的六四,各大報章都有多少提到燭光聚會的點滴。

 

我記得的卻是黑格爾。
熟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常為我並肩所戰的電腦們命名,其實我最初最初第一個和並肩作戰的同伴就命名為黑格爾。
在劇中,主角用了一大段獨白去說黑格爾的理論。當時,我覺得有點諷刺。
因為正正是有黑格爾的唯心主義,才會有兩個極端的分支 -存在主義和馬克思主義。

唯心主義這個理論是由柏拉圖的理想國開始,講的是所有東西一齊一齊皆來自自己的靈魂、自己的心。
世事萬物一切都不再重要,精神和意識才是第一位。而在這些意識和精神的背後,則有一個永恆不變的範型去支持。而人未必需要知道這個範型,可是在生活會不經不覺間就用得著了。就好像為何有些人會覺得貓狗可愛,覺得青蛙討厭。這是因為人覺得貓狗的性格似人。之前有位同學在自己的藝術品說出為何個個自拍的人喜歡用美圖秀秀來乎合三七面等黃金定律,黃金定律也是個永恆的範型。

永恆範型直到之後被推到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想說的是人自知自己為人,是因為我們會思考。我會思考所以我是存在的。而到了黑格爾的19世紀,唯心主義更被推至最高,範圍更由個人推至世界。在他的理論中,認為人的意識可能只是一整幅大圖畫的一小部分,甚至只是一個片段。他甚至否定了「絕對」,認為真理不代表事實。在世界歷史的洪流下每一個人都只是局部性的存在。他不是想說人的渺小,而是說一個歷史(或者一個國家)的前進,一個運動,都是為了解決前一個運動中發生的矛盾而演變出來。

我不是唯心主義者,但我認為黑格爾的理論有點過時。在我眼中黑格爾不是完全的唯心主義者,他只是唯物主義的過渡。
歷史不一定是事實,也有可能是一個故事。然而,在我們的認知裡,我們明白有些事的確是發生過。這是真實。

自由並沒有永恒絕對的範型,在每個人的眼中自由都存在著很多變數。
上一個世紀,每個人都認為要做好自己等機會來臨,講的是「Chance」。到現今的世紀則是每一個人都有自由和權利去選擇,講的是「Choice」。

自由不是共同擁有相同的分量,而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特定模式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需要自己去找尋。
就算自拍的人喜歡用美圖秀秀去改圖,也不一定要為了合乎甚麼黃金定律吧!應該話每個人都有自由去選擇怎樣去改圖吧!